苗疆蛊事

首页 > 第三十五卷 洞庭龙宫_苗疆蛊事 > 第三章 八百里洞庭

第三章 八百里洞庭

更新时间:2015-08-06

支付宝领红包方法,支付宝搜索“249005”,天天都在发!

----下为正文-----

  真龙?

  我问杂毛小道这消息源于何处,他答话,说从他大伯萧应忠那儿所得,去年年末闹出来的真龙事件,弄得许多名山观寺以及江湖门派都前往洞庭查探,然而几个月搜寻无望,大部分人都返回了驻地,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,唯独有一个慈元阁的坐阁道人没走。

  此人装作一游方郎中,整日掐算,然后在岳阳、汩罗、湘阴、望城、益阳、沅江、汉寿、常德、津市、安乡和南县等县市四处游走,试图找寻到一丝踪迹。此人是个极有耐心的修行者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大年三十那天晚上,他一个人在洞庭湖入江口的江边夜宿,吃着香脆方便面,正独自惆怅感伤之时,瞧见一丝金光乍现于天际。

  他抬头,朦朦胧胧地瞧见一条长须、四足、腥味浓烈、鳞片满身的蛇身之物从附近村庄游蹿而出,时而悬空,时而贴地,朝着江中投去。此人本事有限,只敢远远瞧着,待那东西钻江面,游回湖中之时,方才感靠近一观,瞧那痕迹和气息,似乎不是寻常妖物,而似真龙。

  一番思虑之后,他扛着游走江湖的算命旗幡往回走,在草丛中捡到了几块粗砺的鳞片,宛若婴儿手掌宽大,又走访那村庄,听到哭天抢地的呼声,走近一打听,才得知有几户人家丢了猪牛不等,所幸没有人员受伤。

  这人仗着自己这游方道人的打扮,与这些惊慌的村民好是一番安抚,然后打听消息,根据村民们一言半语的描述,越发觉得刚才所见,应该就是真龙无疑。

  他告诉村民们,说这是江边吃人的水鬼成了精,只怕要为祸村中,当晚便开坛作法,帮村民祛除霉运,兴旺家小,最后嘱托天机不可泄漏,此事万万不能告知别人,否则便会有无妄之灾。这慈元阁的坐阁道人安抚了仓惶失措的村民之后,便传消息回到了总阁,请坐家的长辈都出来,准备在这一片湖域中找寻真龙巢穴。

  然而他做事周密,却万万没想到家中出了内贼,却不知怎么的就将消息给扩散了,一定范围的圈内人都知晓了,这会儿正磨拳擦掌地前往东洞庭湖,准备在新年讨个头彩呢。

  杂毛小道跟我说,他准备跟他小叔一起前往,问我要不要过来。

  我说这是自然,何必多问?他在电话那头嘿嘿一笑,说那好,我现在就乘机抵达长沙,你怎么过来?我说我坐火车,应该会慢一些。两人商定完毕了,便相约了汇合的时间和地点,到时候碰面细谈。

  我在接完杂毛小道的电话之后便开始收拾好行李,然后与父母告别。儿行千里母担忧,我老娘瞧见我没有待多久便又要离开,不由得揩起了眼泪来,瞧得我一阵心酸。不过她也只是一时感触,并不会说太多话语,抹干眼泪,然后帮着我收拾行李。

  阿东接到消息,开车过来送我去怀化火车站,临上车前,我母亲还拎着两挂腊肉和一大包酸菜,问我要不要带过去。我苦笑,说我要去洞庭湖那边儿,又不回东官,哪里用得着这个。

  我母亲便不高兴了,暗自揩着眼泪。阿东笑嘻嘻地接过来,说孃孃,拿给我吧,到时候我过去南方,直接带给阿左就好。此行离别,颇多伤感,自不必言,我路上与所有来不及当面告别的老家朋友打了电话,杨宇、马海波都吵吵嚷嚷,说还准备等你走的时候摆顿送行酒呢,这下可泡了汤。

  我搭阿东的车到了怀化,然后转乘火车,一路周转,终于在次日凌晨,到达了位于洞庭湖东的岳阳。

  洞庭湖古称云梦、九江和重湖,是我国第二大淡水湖,南纳湘、资、沅、澧四水汇入,北由东面的岳阳城陵矶注入长江,号称“八百里洞庭”,风光绮丽、浩瀚迂回、山峦突兀,湖外有湖,湖内有山,浩浩荡荡不可言。

  古之云梦泽,至如今都还有“神仙洞府”的传闻,林林总总的民间传闻也多,寻常听闻的便多是洞庭龙女和水猴子的故事,这些素材当地农村许多年逾古稀的老人,肚子里都有一大堆,并不算稀奇,而当日我们乘火车北上金陵,听闻的三个故事里面,便有九八年发洪水,冲出一条龙尸的传闻。

  湖泊湿地,是城市和人群聚集区的绿肺,然而经过这些年的围湖垦田,洞庭湖正在不断缩小,让人感觉颇为遗憾。

  我赶的是晚班过路车,下火车的时候正好是凌晨五点多,随着人流走出车站,瞧见附近的早餐店业已开门,于是随便找了家馆子,点了碗湘辣排骨粉,又点了碟椒盐馓子,那碗粉端上来的时候,火红色的油汤看得人的胃口大开,辣香扑鼻,忍不住大快朵颐。

  吃完之后,这浑身热气洋溢,嘴里面都能够喷火,多少也将这二月的深寒给祛除许多。

  我来的时候已经用电话联系过了,知道杂毛小道和小叔萧应武已经提前达到,于是在填完了肚子后,准备去他们落脚的地方找寻。不过天蒙蒙亮,路上的出租车并不多,大部分都给先前的人给打走了,我也不急,提着行李便顺着大致的方向慢慢走着,也算是用脚来丈量这座陌生的城市。

  这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,路边有好多栀子树,高楼大厦也有,旧式的建筑也多,充满了人文气息,在这样初醒的清晨,看着街上那些辛苦的环卫工人做着清洁工作,让我感觉有着不一样的美好。

 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天终于大亮,路上的行人和车流也开始多了起来,听着周围那些腔调古怪、语速颇快的方言,感觉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  我走到了一处城市广场,兜里面的电话响起,嗡嗡嗡地震动,却正是杂毛小道打了过来,问我在哪儿呢。我拦住一个路人问清楚之后,把路标说给他听,杂毛小道也不熟悉,回头问了一下小叔,然后说太远了,让我自己直接打车到他这儿来。

 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,按照杂毛小道说的地址找过去,却是一处比较偏僻的旧城区,落脚点也不是什么高档酒店,而是一处类似于招待所之类的小旅馆。

  下了车,我正四处观察呢,头顶一道黑影掠过,却是虎皮猫大人飞了过来,高声喊道:“小毒物,你忒慢了。我媳妇儿呢,我媳妇儿呢?”

  这时杂毛小道也从旁边走了过来,拍着我肩膀,后面还跟着一人,却是好久没有见面的小叔萧应武。小叔见到我十分高兴,过来帮我拎行李,说陆左,等你一会儿了,来,先把东西放好,然后我们去吃早餐。

  我瞧见小叔伸手过来拿行李,左手灵活,不由得惊讶地说:“呀,小叔,你的手……”

  听到我的话,小叔将左手伸到我的面前来,捏了捏拳头,发出一阵爆响,拉着我说道:“这义肢真的很不错,经过移植和适应性训练之后,跟真手几乎没有什么区别。听小明说这手还是你托了关系,找你在总局的那个师叔祖要的名额,小叔还真的得好好谢你呢……”

  我摆摆手,说小叔你说哪门子见外的话,我也就使顺嘴一提,真正出力的还是大师兄,看的也是老萧的面子,跟我倒是没有多大关系的。

  我们在门前这一番客气,杂毛小道倒是耐不住性子,拉着我们上了楼。

  在旅馆房间里放下行李,我瞧着这简陋的环境,疑惑地问杂毛小道,说老萧,不是刚刚发了年底分红么,不至于住这么差的地方吧?杂毛小道没说话,小叔倒是开了口,说我们这次来呢,是非官方的,住大酒店呢条件好是好,但容易遇到熟人,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过来的,你有我没有,到时候肯定又是一番龙争虎斗,还不如低调一些,也不会成为众矢之的,你说是不是?

  我举起大拇哥儿,说小叔考虑事情就是周全,这龙涎水可是连大内都眼巴巴瞅着的,倘若这回真的让俺们得了手,众所周知,说不定连洞庭湖都出不去。

  如此商量一番,我问起说接下来我们该干嘛去,杂毛小道说我们什么也干不了,据说那个慈元阁的坐阁道人掌握了一些关于真龙的线索,估计要等他们大队人马赶到,我们跟在后面,或许还得趁乱,方能摸到些甜头吃。

  杂毛小道想了一下,说今天下午在岳阳楼附近,听说有一场讲数,关于崂山和龙虎山天师道的冲突,我们不妨去看一看。

  我点头,说好,看看热闹也是应当的。

  放好了东西,我们下楼吃早餐,杂毛小道吃不得辣,被那红油油的汤粉辣得直流泪水,完了之后我们前往湖区,租了一条船,准备在这片湖域熟悉水情。

  在没有来到洞庭湖之前,我听说那八百里洞庭,只以为夸张,然而这临湖一观,方才觉得当真是不虚,遥目远望,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,竟然有那大海一般的壮阔波澜,听开船的那渔家说早些年的湖面更加宽广,鄂北湘南,两省以此湖隔界,着实宽广。

  逛了一阵天,接着杂毛小道掏出三张人皮面具来,说是大师兄给的,给我们三人换了面目之后,前往岳阳楼。

12961296

小佛的苗疆系列前传:《民国奇人》正在火热更新中,点击即可在线阅读。

【点击跳转爱奇艺官网直充】爱奇艺一年黄金会员仅89元!官方活动不要错过!亲测秒到账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