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疆蛊事

首页 > 第三十五卷 洞庭龙宫_苗疆蛊事 > 第十三章 雨夜破阵现故人

第十三章 雨夜破阵现故人

更新时间:2015-08-07

支付宝领红包方法,支付宝搜索“249005”,天天都在发!

----下为正文-----

  虽千万人,吾亦往矣!

  这不是一种文艺强调的自我牺牲,而是一种蔑视群雄的卓然自信,当实力真正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,雨夜中这济济而围、已经杀戮三人的黑甲符兵,并没有给予我太多的压力,此身一入战圈,便如猛虎闯入了羊群中,鬼剑上下翻飞,但有劈向之处,莫不是翻江倒海,纷纷退开。

  我此番的这凶猛,其实也是有讲究的——黑甲符兵乃炼制之后的古代凶灵,然而鬼剑却为槐树精怪塑身,专职吸灵,所以那剑锋一沾及盔甲里面的灵物,便是疯狂摄取;至于盔甲,有脆有硬,但有胆敢反抗拼搏者,我莫不是积蓄气海阴阳鱼之力,由上而下,一剑破过,深刻的裂纹背后,则是黑甲符兵的烟消云散之时。

  雨夜中,一道黑影从暗处冲出,左冲右突,却并非生死挣扎,而是狂刷人头,剑法谈不上精妙,但是大开大阖之处,却莫有能够抵挡者,方才难度恍如噩梦,而此刻却有变成了白痴,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慈元阁剩下几人都是心惊胆颤,也趁着这机会聚拢在一起,围成一圈。

  那田掌柜一边尽量平复呼吸,一边朝着我拱手,高声喊道:“在下慈元阁掌柜田磊,敢问来的,是哪位高人前辈?”

  我箭步回转,伸手一挑,那鬼剑如游蛇出行,在人群中穿梭,将慈元阁身旁最凶猛的几头黑甲符兵给拍开,有一头身材魁梧的黑甲符兵挥矛攻来,凌厉而狠辣,而我却并不惧怕,鬼剑一个旋转,将那杆铁矛给兜得冲天而起,然后直接用鬼剑挑住其下腭,高高举起来。

  那下落的铁矛正好穿透这黑甲符兵的身子,我一个倒转,使得那铁矛插入泥地中,将这厮摆成了旗杆一般的造型,行云流水。

  完成了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,我朝着这些满脸惊恐的慈元阁诸人,洒然一笑道:“不要问我是谁,我的名字叫雷锋!”

  这个段子平日里极为管用,然而在这生死存亡之际,慈元阁五人没有一个能够笑得出声来,苦着脸、咬着牙承受一波又一波的长矛袭击。那个慈元阁少东家使得也是剑,一把寒铁剑颇为凌厉,手段倒也了得,那剑不时闪耀红光,一旦击中黑甲符兵,必然就是一阵停顿,然后他高高挑起,横剑而过,将其头颅斩下。

  不过即便如此,面对那潮水一般的黑甲符兵也有些应接不暇,他有些慌了神,见我过来,竟然直接开口问道:“雷锋同志,你可知道这些东西,是怎么弄出来的么?”

  “炼出来的呗!”我并没有加入慈元阁五人抵抗团,而是一直在外围游走,这些黑甲符兵里面的实力也有强有弱,强的那些,盔甲的样式型款皆有不同,我暗自揣度,莫非它们生前,是名将领?

  听得我的回答,少东家也没有说什么,旁边那个女子却是十分不满意,她瞧见了我的脸目,年纪却也不大,如此牛波伊轰轰,心中固有的娇横之态立刻浮现,哼声说道:“瞧你这么厉害,这些铁头人都不是你的一合之将,莫非就是在此炼就邪术的妖人?快快放了我们,要不然,我叫我爹地……啊!”

  这番问责在一声尖利的惨叫中结束,我伸出鬼剑,将陡然向她袭去的那头黑甲符兵给击杀,透过瓢泼的大雨,发现这却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娇俏小娘子,看着年纪也不大,身材高挑,一双眼睛晶莹透亮,有点儿电影明星的感觉。

  不得不说,我这个人还是蛮有绅士风度的,瞧见是个美女,也就不再计较她这仓皇之下的口无遮拦,冷声哼笑道:“嘿嘿,要不是前几日,瞧见你慈元阁有人为了救那湖中老翁而失去了性命,你以为我会管你们这等屁事么?”

  那少东家一边拼力抵抗,一边朝着我恭声喊道:“这位雷锋同志,小妹年幼无知,冲撞了您,我代她向您道歉,说声对不起。只是……我们现在,该怎么办啊?”

  我长剑一指,冷声喝道:“杀!”

  此言一出,我身子立刻化作一条蛟龙,扑入了黑甲符兵之海中,奋力扑腾。

  这些黑甲符兵虽然进退有度,秩序鲜明,战阵得法,然而当我以一种无可抵御的姿态强冲而入的时候,却并不能够阻挡我前进的脚步,一时间鬼剑翻飞,不知道取了多少符兵的性命。

  如此看来,不用多久我倒也可以破阵了,然而坐镇此间者自然不会任我在这儿逞那威风,一声凌厉哨响划天而过,朝着我的心窝子射来。我正战得热血,大开大阖,所向披靡,听闻这声音一出,便立刻知晓,是那个藏身于暗处的刀客出了手。

  不过这又如何,我岂能怕了那藏头露尾之辈,当下将那鬼剑一甩,斩出一片空隙,然后鬼剑回转,与那哨声轰然交击在一块儿。

  叮!

  从剑上传来的触感是一把刀,然而这刀在瞬间又失去了踪影,接着我抬头看去,哪里还有人?我心中顿时有些凝重,倘若这道刀客是坦克型的冲锋战士,与我对拼气力,我最是不怕,然而他这般灵巧多变,露面只为一击,一击不成即遁走,那我可真的是有些防不胜防了。

  我这一剑也算是斩了空,拳头打在棉花上,难免有些空落落的难受感,后面那些黑甲符兵却是又冲上前来,这是我听那慈元阁少东家惊叫道:“五行遁术?”

  我身在庐山中,不知深浅,然而那少东家却瞧得清楚,知道袭击我的这个刀客是用了五行遁术。

  这所谓五行遁术,是道家一种空间腾挪的法门,古之“五行”学说,就如同今天的数学、物理、化学一样,一直是中国古代先贤从事各种研究的工具与方法,无论道家、医家、兵家、儒家、史家、杂家还是历算家,都必须精通“五行”,而道家在运用方面则走得更远。

  我听闻在元朝末年,还专门有一个道家分支,名号曰“五行门”,竟能和那天师道、茅山等高门大派分庭抗礼,只可惜后来给朱元璋剿除,余者皆入了民间组织白莲教。而这白莲教后来经过清末民初年间的沈老总整合,并入了邪灵教——莫非在这里布阵的,是那邪灵教中人?

  一想到这儿,我的恼恨顿起,鬼剑之上的气势不断凝聚,呼地斩出一刀,将我前方那五头黑甲符兵给皆数斩倒。

  然而就在那些魁梧的符兵倒地的那一霎那,一道身影从那符兵之后倏然冲出,手中一道雪亮的刀花乍出,朝着我的下盘袭来。我有些猝不及防,却也还是能够应付,鬼剑横扫,挡住这锋芒毕露的一剑,然而就在这一刻那人左手一挥,竟然又有一把黑色的长剑,朝着我的腹部捅来。

  这……刀剑双绝么?

  这倒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对手,我微微一笑,运足气力,与这个家伙连拼了三招,在第四招的时候他竟然倏然不见,直接从我的眼前消失,下一秒,我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道凌厉的刀锋,下意识地回剑一挡,却发觉有一剑悄然无声地朝着我的心窝子捅来。

  这一剑简直就是神来之笔,我根本无法避开,不得已,只有移动身形,用胸口震镜挡住了这毒蛇一击。

  铛!那剑尖蕴含着巨大的力道,气息一吐,我的人便腾飞而起,朝着后面跌去。

  此人剑技精湛,一招得手,立刻化作一道龙卷风,朝着还在空中的我卷席而来。所幸我后面正是那慈元阁数人,这时也拼力上前,挡住了那名诡异刀客的攻击。我被刚才骂我的那个女孩儿接住,感觉香风一阵,似麝似兰,翻身下来,鬼剑立刻发了狠,朝着前方的家伙一剑斩去。

  那人被慈元阁的人给抵挡住,分不开身,而我这陡然一击又迅又疾,根本闪避不开,我感觉鬼剑已然将此人给齐腰战断,正要得意,却见刚刚一剑斩断的,哪里是那个神秘刀客,这分明就是一个纸糊的娃娃呀。

  好厉害的手段,此人倘若正面拼斗,自然不是我的对手,然而从交手的这几个回合来看,确实是一名值得尊重的对手。

  果然,下一秒,那个家伙出现在隔壁的屋顶之上,长刀斜放在背上,宝剑而立,而这个时候,从灵棚处传来呜呜的声音,那些黑甲符兵潮水一般往后退开,空出了一大块平地来。

  我眉头皱起,瞧见那些陷入幻觉的村民已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,像牵线木偶一样僵立着,而在人群后面走出一个颤颤巍巍的黑袍老太,白纱蒙脸,面目不清,旁边还有四个如流浪汉所说的黑袍人,静静矗立在雨中,凝望着我。

  一声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从灵棚处传了出来:“迷途的不速之客,这里不是你们待的地方,快速速离去吧,不然我们就要进行最后的审决了……”

  瞧见身子不断抖动的黑袍老太,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正要发言,旁边的田掌柜高兴地直点头,说好,前辈,我们这就离去。他却是个实用主义者,一心牵挂自家少东家的安危,这般的血仇也能够忍得下来,而这个时候,我的脑海突然浮现一人,一步踏前,高声喝道:“居然是你?”

13061306

小佛的苗疆系列前传:《民国奇人》正在火热更新中,点击即可在线阅读。

【点击跳转爱奇艺官网直充】爱奇艺一年黄金会员仅89元!官方活动不要错过!亲测秒到账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