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疆蛊事

首页 > 民调局异闻录全集-民调局异闻录在线阅读 > 第209章

第209章

更新时间:2015-08-23

支付宝领红包方法,支付宝搜索“249005”,天天都在发!

----下为正文-----

  一击即中,破军借势捧起扔在地上的金球,对准后面上来的一个‘人’,奋力甩了出来,那‘人’痴痴呆呆的,不知道躲闪。又是“噗!”的一声,一道金光闪过,那‘人’只剩了一个腔子,破军这一下的力度稍稍向下,那‘人’的身子被打的坐到了地上,隔了一秒钟后,脖子里面才喷出了一腔子血。

  第二个金球出手之后,我已经将捧着的两个金球送了过去:“大军,再来,你动手,我们负责给你运送弹药。”破军看了我一眼,还没等他说话,前面一群‘人’已经围拢了过来。最近的到了距离我们十来米的地方。破军来不及多想,抓起一个进球,已经顾不上瞄准了,直接向着‘人’多的地方打了过去。

  这一下子破军是卯足了劲儿打出去的。就像保龄球一样,被放躺了七八个。倒下的虽然多,可惜都没有大碍。最严重的一个也是胸口塌陷。这个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致命伤了,可是被砸的那个只是倒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,爬起来后继续向我们扑过来。

  破军抓起了另一个金球,我发现他这几下差不多也到了极限。破军胳膊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轻微颤抖,看得出来,刚才那三下他是拼尽全力。现在破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在他想要发力扔出金球之前,我拦住了破军,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金球。使尽全身的力气,将金球砸向已经扑到最前面的一个‘人’

  金球出手之后,我看都没看,拉着破军就向后跑。这是已经能感到后面的一大群‘人’已经感到了我们的身后,我已经能感到身后有一双手已经触到了我的后背。我拔出了短剑,正要向后劈一剑,就在这个档口,一只弩箭贴着我的脸皮飞了过去,我偷眼一看,弩箭射中了我背后一个‘人’的头上。他人仰面倒地,一阵抽搐后死去。

  孙胖子已经丢弃了金球,飞快的又装上了一只弩箭后,转身向后跑去。萧和尚站在暗室的门口喊道:“快点回来!这里还是撑一撑!”,郝文明也强咬牙站在门口,将甩棍里暗藏的刀尖亮了出来。和萧和尚站在一起,准备接应我们三个。

  眼看我们就要跑回到暗室,后面‘人’也越聚越多,他们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晃晃悠悠的形态,竟然变得异常的迅速,一百多人成群结队的向我们扑过来。我心里明白,手枪这时已经没了作用,就算能回到暗室里,凭我和孙胖子两只短剑,加上他手里还剩十来只的弩箭,也撑不了多一会,看今天这架势,除非高胖子能及时赶到,否则就只能盼望能出现奇迹,才能保住我们几个的小命了。

  就在这时,听见‘人’群的后面有人恨声说道:“看看你们干的好事!”话音落实,又是一声巨响,好像有什么东西闯进了‘人’群之中,在里面横冲直撞,将聚集在一起的‘人’撞得七零八落。一时之间,我们在前面顿时压力大减,只有几个‘人’还追在我们的后面,其余的已经对着身后的巨响去了。

  孙胖子突然转身,抬手就是一弩箭,身后的一个‘人’应身倒地。我一个急转身,手握着短剑,一剑刺进了身后那‘人’的嘴里,也是那‘人’追的太急了点。短剑刺进他的嘴里之后,剑尖从他的后脑勺里冒了出去,我向左一旋剑身,沿着后脑勺将那‘人’的半个脸削断。白里透红的液体喷溅了出来,喷了一地。我顺势一脚踹在他的胸口,将他踹翻在地。那‘人’也再没起来,开始抽搐起来,直至身亡。

  这时,我们的身边才算是暂时安全。萧和尚瞪着眼睛看向‘人’群中心的位置,一个白头发的黑衣男子不停在撞来撞去,已经将百十来号的‘人’群撞散。

  “是吴仁荻?”郝文明眯缝着眼睛看着,不过他又马上摇摇头,否定了他自己的想法,说道:“像……可惜不是”“是之前我和大圣见到的黑衣白发人,不过不知道他和吴仁荻有什么关系”我解释道,孙胖子突然对我说道:“不对啊。辣子,他不是和断手人是一伙的吗?这是又怎么打起来了?”他说话的时候,财鼠已经放弃了暗室里的金球,爬回到了孙胖子的上衣口袋。

  还没等我说话,黑衣白发人已经向我们走过来,后面有‘人’不断地攻击他,但是都被这个黑衣白发人不停的抓起来,远远的向后扔了出去。他明明有可以解决掉这些‘人’的本事,可是黑衣白发男子只是不厌其烦的将他们扔来扔去。他一路走一路礽,就这样走到了暗室的门口。

  看见他着这些‘人’走过来,我们的神经又开始紧张起来。没想到这个这个突然手上的速度开始加快,只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,他就把身边的‘人’都扔了出来。然后冷冷的对我们说道:“都跟着我过来!”说话的时候,他已经站在了距离暗室不远处的一块墙板之下。

  不知道他在墙板上按动了什么机关,随手一推,将墙板推出来一道缝隙。这块墙板竟然是一道暗门。随后他看着我们犹豫的样子,说话的声音能出冰碴子:“要么进去,要么…..”他向着已经开始冲过来的‘人’群,一扬下巴,接着说道:“就被他们撕烂咬烂”

  萧和尚向我们一扬手,说道“进去,进去再说”,这个时候没有犹豫的,我们一起跟着黑衣白发人进了暗门。我们进去后,黑衣白发男子回身关了暗门,几秒钟后,暗门外面传来了一阵疯狂敲打的声音。

  暗门的里面是一条窄窄的过道。我们跟在黑衣白发男子的身后,一直向前走着。没走几步就到了尽头,是一个朱红色的门。只见黑衣白发男子毕恭毕敬的敲了敲门,压低声音说道:“千户郑军将人带到”

  里面先是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才有人缓缓说道:“进来吧”

  黑衣白发男子将门推开,我一眼看见,门里面还有一个白头发的男子。

  门内是一个二三十平米的小房间,里面的布局非常的简单,房间的中心摆放着一口极大的水缸,一张躺椅正对着水缸,左右两则齐墙打造着两排书架,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上百本书册。那个白头发的年轻男子懒洋洋的倚靠在躺椅上,有气无力的看了我们一眼之后,才对着黑衣白发人说道:“千户,外面失去控制了?”

  黑衣白发男子对屋内的白发年轻人十分的恭敬,欠了欠身,微微的鞠了一恭才说道:“外面的人都开始癫狂,他们撑不了多久,最多半日,就会药毒入脑。到时候……”黑衣白发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说到这止住,叹了口气,言下之意溢于言表。

  突然,他恶狠狠的向我们瞪了一眼,咬牙说道:“看看你们干的好事!在上面船舱里好好呆着不行吗?我费劲心思才把那些人吊起来,暂时压制了他们的狂躁之气。你们却多事把他们放下来,你们知道惹了多大的祸吗?”

  我这才明白,敢情之前在外面他那句“你们干的好事!”是冲我们去的。而且把我们关在船舱里的人就是他,当时还以为和孽有关,还瞎琢磨那只黑猫成精了。毕竟祸是我们闯出来的,加上还不清楚这里的情况,被黑衣白发男子申斥几句,我和萧和尚几个人都没有还嘴。嗯……除了孙胖子。

  “不让放人你早说啊,”抡起斗嘴我还没见过孙胖子怵过谁,他接着说道:“上百号人好端端的被人用铁链穿过锁骨,还被吊在天棚上。谁知道怎么回事?你不想他们被放下来,就应该立个告示,上吊之人患有恶疾,落地时会失控咬人,放人者后果自负。这样的话才对。不要什么事都赖别人。”“小胖子,闭嘴!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萧和尚被孙胖子的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呵斥几句。眼前这两个白头发都不是我们惹得起的。孙胖子这么刺激他,我们八成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  果然,黑衣白发男子怒喝一声:“你再说一边!”他脸色本来煞白,现在变得铁青。眼看就要发作时,被白发年轻人拦住,他只是轻轻说了一句:“千户……”这个白发年轻人一出口,黑衣白发人定在了原地,不停的喘着粗气,不过喘气的节奏越来越慢,十几秒钟后,他的脸色才好了点,回身向白发年轻人鞠了个恭之后,不再说话。

  白发年轻人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千户,看开一点吧,就算他们最后撑不住了,再入轮回。对他们来讲也是一种解脱。”说到这,白发年轻人站了起来,眼睛看着前面的水缸,喃喃的说了一句:“这种解脱是你我羡慕不来的。”他最后一句话语气带着几分惨然。黑衣白发人也叹了口气,两人的表情一时之间竟然显得有些落寞。

  “不是我说,我可以说句话吗?”郝文明的状态这时已经恢复了很多。他看着面前这两个白头发说道:“可以告诉我,这条船是怎么回事吗?你们俩是什么人?外面那些被吊着的又是什么人?”白发年轻人微笑的看着郝主任,他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先别急,还是我先问几句吧。”说着,他把目光对向了孙胖子,指着他手里的弓弩说道:“你这把弩是从哪里来的?还有……”白发男子又指了指我和孙胖子,接着说道:“你们俩好像还各有一把短剑,这两把短剑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说着,他又坐在躺椅上,等我和孙胖子的答案。

  短剑的事应该是黑衣白发男子告诉他的。我看了孙胖子一眼,他面不改色心不跳,说道:“剑和弩都是我的,是我家祖传的。”黑衣白发男子听了神色大变,一口气没有喘匀,在不停的咳嗽。白发年轻人直接就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向前走了几步,又打量了一番孙胖子,满脸狐疑的说道:“你……姓吴?”

  孙胖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,我姓孙,我妈姓吴,短剑和弩是我姥爷家传下来的。我姥爷家没有男丁,这些东西就便宜我了”白发年轻人回头看了黑衣白发人一眼。黑衣白发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倒是‘他’说过,‘他’在外面流落着一支血脉。这支血脉一直单出妇人。”

  孙胖子东拼西凑的话,两个白发人信了八九成,黑衣白发男子过去,抓住了孙胖子的肩膀,说道:“除了短剑和弩之外,你还带什么东西过来了?你妈家的长辈有没有让你带什么东西上船?比如丹药药丸什么的?”

  孙胖子‘迷茫’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想我带什么东西?丹药药丸?这是谁病……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书架拐弯的角落里传来了一声熟悉,还是我却不想听到的叫声:“孽……”。我听的身上打了个冷战。随着叫声,那只黑猫慢悠悠的从里面爬了出来。它也不客气,直接跳到了躺椅上。

  看起来,这只黑猫像是年轻白发人养的,黑猫趴在躺椅上,对着他“孽孽……”的连叫了几声。年轻白发男子回身将抱在怀里。这一幕让我们有点接受不了。孙胖子指着黑猫对年轻白发男子说道:“这猫……你养的?”

  年轻白发男子说道:“算是我在养它吧,这时一个朋友送的,他怕我在船上闷,加上这一缸鱼,都是他送的。”他这么一说,我才发现,刚才进来之后,一直没有注意,敢情这水缸里还养鱼。孙胖子离得最近,只看了一眼,就对着我喊道:“辣子,你快看看,水缸里面的鱼,我们见过”

452 “>首发、手打452

小佛的苗疆系列前传:《民国奇人》正在火热更新中,点击即可在线阅读。

【点击跳转爱奇艺官网直充】爱奇艺一年黄金会员仅89元!官方活动不要错过!亲测秒到账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